三国全面战争防暴兵
成都鋼材價格聯盟

國資 地方國企陷債務“困局” 東北特鋼違約如何收場?

中國企業報 2019-10-05 13:48:24

“董事長楊華上吊身亡,2015年第一期8億短期融資債券違約”令這家堪稱中國特殊鋼行業龍頭企業的東北特鋼集團上下蒙上不祥之云。但,作為中國500強企業和中國制造業500強企業之一的她并不會就此“沉淪”。盡管,其控制人遼寧省國資委對外保持緘默。

3月30日,位于大連金州新區登沙河的東北特鋼大連基地有貨車進進出出,這里是東北特鋼三大生產基地之一,其遠離大連市區,廠區周邊多是待開發的荒地。去年,東北特鋼停止了此前一直運送員工來往于廠區與大連市區的火車,跟隨而去的,是一個過往的時代。“董事長楊華上吊身亡,2015年第一期8億短期融資債券違約”令這家堪稱中國特殊鋼行業龍頭企業的東北特鋼集團上下蒙上不祥之云。但,作為中國500強企業和中國制造業500強企業之一的她并不會就此“沉淪”。盡管,其控制人遼寧省國資委對外保持緘默。


對于東北特鋼違約后的處置溝通協調工作,經濟觀察報幾番電話聯系東北特鋼大股東遼寧省國資委,對方一直處于無人接聽狀態。


翌日,東北特鋼官網掛出一條“各條生產線正在全力開動生產”的消息。內容顯示,目前,東北特鋼集團由總經理張洪坤代理主持工作。一周來,在遼寧、黑龍江兩省政府及相關部門的大力支持下,企業積極調整品種結構,各條生產線全力組織生產市場急需的盈利產品,員工隊伍穩定,生產現場一派繁忙。


忙碌可以掩飾“困局”嗎?不經意間,空中飄來的老國企職工之嘆息聲,似在提醒——此時,正在加重的鋼鐵行業市場風險厭惡情緒……


東北特鋼違約之事究竟怎樣收場?一切都是未知數。但首例地方國企違約事件,或多或少會揭開地方國企困境及地方財政窘境一角。


發酵

雖然東北特鋼違約事件已經過去一周,一些機構投資者仍然判斷,東北特鋼“15東特鋼CP001”的違約主要是受突然發生的“偶然事件”影響,他們相信,無論如何,東北最大的特鋼企業——擁有強大國資背景以及國開行承銷雙“保險”的東北特鋼不會是一家沒有錢還債的公司。


整個事件的發展似乎顯得有些戲劇化。3月18日,東北特鋼發布公告,表示公司將如期償還到期債務,3月24日,東北特鋼董事長楊華突然自殺身亡,楊華的去世仿佛打開了某個潘多拉盒子,三天后,“15東特鋼CP001”宣布構成實質性違約。


國開行在3月28日發布的公告稱,“公司面臨較大的流動性壓力,且公司董事長楊華先生于3月24日意外身亡,對企業生產經營和資金周轉帶來不確定的負面影響。”


事實上,董事長楊華的去世與東特鋼如期還債似乎并無直接關系,剛剛接手東北特鋼一年的楊華,其背后是一家歷史悠久,卻又負債累累的大型國有企業,在接近東北特鋼的一位人士看來,或許東北特鋼面臨困境并非是一件難以理解的事。


“3月25日,聽說楊華自殺的消息后,我們馬上就召開會議討論這個事。”一家持有東北特鋼債權人的機構投資者在接受經濟觀察報采訪時如是表示。


對機構投資者而言,東北特鋼陷入違約似乎有些意外。上述機構投資者向經濟觀察報表示,我們給出的判斷是,真的違約的可能比較小,因為畢竟是地方國企,企業整個的現金流和利潤都是正的,而出現楊華事件的意外,會讓該債“延期支付”,而并非真正的違約。


不過市場早已風聲鶴唳,3月25日,中債公司下調“15東特鋼CP001”債券估值。受此影響,華安安心收益債券型基金的收益在25日當天就下跌了2個點。該只基金持有2000萬元的“15東特鋼CP001”債券。


3月28日,東北特鋼未能兌付債券本息,出現實質性違約。華安基金在當天發布公告稱,暫停華安安心收益債券型基金申購業務。有市場人士解釋,華安基金此舉是為了避免出現套利情況。3月29日,華安安心基金又打開申購。隨后華安基金公告稱,為維持基金平穩運作,華安基金決定以公司固有資金購買基金所涉的風險資產。


資料顯示,“15東特鋼CP001”發行總額8億元,期限為一年,主承銷商為國家開發銀行,本期債券利率6.5%,至兌付日3月27日(順延至3月28日),應償付本息金額8.52億元。值得一提的是,僅僅在債券到期前的3月18日,東北特鋼仍然發布了正常兌付公告。國開行對此的解釋是,其曾多次向地方政府專題匯報,推動遼寧省、大連市政府多次召開協調會,并提示企業在償債資金未完全落實的情況下應審慎發布正常對付公告,但企業考慮到各方支持態度明確,仍公開發布了正常兌付公告。


事件仍然在發酵,東北特鋼在上海清算所公告稱,遠東國際租賃與平安國際融資租賃日前向上海的法院提起訴訟,申請對東北特鋼所持撫順特鋼近5.015億股股票進行凍結,凍結期限為3年。這些股票占東北特鋼集團所持撫順特鋼股票總數的100%。


值得注意的是,“15東特鋼CP001”并非東北特鋼公司所面臨的唯一壓力。目前,東特鋼集團仍有9期存續期債券,其中有6期債券將于年內到期,規模總計33億元。其中,較為緊迫的是,發行規模達10億元的超短融券“15東特鋼SCP001”將于4月5日到期。在東特鋼發布短融違約公告后,也發布了該期超短期融資券的兌付不確定性公告。


聯合資信3月28日的公告稱,基于“15東特鋼CP001”本息未能按期足額兌付的違約事實,聯合資信決定將東北特鋼主體長期信用等級由AA下調為 C,并將“13東特鋼MTN1”和“13東特鋼MTN2”的債項信用等級均由AA下調為C,將“15東特鋼CP001”、“15東特鋼CP002”和“15東特鋼CP003”的債項信用等級均由A-1下調為D。這意味著,東北特鋼不能償還債務,三只債券已變成垃圾債券。


經營壓力

3月30日,位于大連金州新區登沙河的東北特鋼大連基地有貨車進進出出。


如此繁忙似乎掩蓋不了東北特鋼的經營壓力。


2008年左右,東北特鋼大連基地開始整體搬遷改造,至如今,其在大連的主要生產基地整體搬遷至臨港工業園區,占地面積305萬平方米。與業已改建的老廠區相比,新廠區向北平移了數十公里,這也讓一些老員工印象里的“鋼廠一開工,整個大連煙霧繚繞”的日子一去不復返。


去年下半年因東北特鋼的一次裁員而離開的勞務工老楊(化名)現在是一名出租車司機,往返于廠區和市區之間的路上,關于“前東家”,老楊連連感慨提到最多的詞是“老國企的效率”、“做事效率低啊,廠子管著上萬人的營生,做的還都是不賺錢的生意……”


提及東北特鋼的違約以及楊華的自殺身亡,大連市一些市場人士諱莫如深。在了解東北特鋼的李明(化名)看來,東北特鋼最終出現違約似乎并非是一件不可理解的事情。


李明告訴經濟觀察報,在宣布違約之前,實際上東北特鋼也曾努力為償債安排周轉事宜,李明把這種努力稱作“倒騰債”,相關方包括當地銀行及一些公司,不過均未獲得明顯成效。“所以現在東北特鋼如果要還債,還得寄希望于國開行的態度。”李明說。


根據東北特鋼公開的財務數據,2015年前三季度,東北特鋼實現營業收入、營業利潤分別為145.28億元和0.91億元,但公司未分配利潤為-7.62 億元。公司總資產527.76億元,全部債務總額388.31億元,資產負債率達到84.35%。國泰君安最近的一則報告中分析,東北特鋼違約的主要原因在于周轉不靈,其資產負債率保持在84%以上的高位,流動性壓力極大,高度依賴滾動融資周轉。


李明在接受采訪時,不止一次提及去年上半年東北特鋼廠房失火的事情,彼時失火的是酸洗廠房,據了解,酸洗除鱗適用非常廣,部分熱軋產品(包括帶鋼)、所有的冷軋產品、涂鍍產品、特鋼、不銹鋼都會用到酸洗。“酸洗線燒掉了,很多訂單沒法接,生產肯定要受到影響,后來推動恢復重建這條生產線,做到一半,由于沒錢也停了。這事到新董事長(楊華)過來,也沒有解決好。”


酸洗廠房的燒掉,僅僅是東北特鋼經營壓力擴大的一個象征。雖然2015年的相關公布數據中,利潤總額仍是正值,但在李明的概念里,時值整個鋼鐵行業的艱困時刻,一家老派國企的“浴火重生”其實是一件相當困難的事。


李明談到與東北特鋼的經營狀態相關的一個側面。李明稱,近年東北特鋼與其供應商之間有多筆欠款,或可作為佐證的是,經濟觀察報獲得的資料顯示,2011年以來,東北特鋼涉及與拖欠貨款相關的訴訟多起,已結案的卷宗顯示,東北特鋼在多起案件中被判令償付欠款。


事實上,公司負債率的居高不下,與東北特鋼包括大連基地搬遷改造在內的擴大生產等項目投資相關,上百億的投資讓東北特鋼的融資需求迅速攀升。數據顯示,在2007年,東北特鋼負債率從最初的65%飆升至80%上下,這凸顯了集團陡然上升的周轉壓力。


像老楊一樣,在東北特鋼車間里工作多年的吳坤(化名)到現在還在為這間老國企的出路憂心。吳坤認為,還存在某些環節生產效率不高的情況:“去年公司也加緊了這方面的監督。”


而對于東北特鋼來說,卻必須面對著另外一番壓力。根據聯合資信2015年的信用評級報告,東北特鋼2012年以來產品產量穩步上升,不過整體產能利用率依然偏低,2014年,公司整體鋼材產量229.15萬噸,而其鋼材總產能為419萬噸。


并沒有感覺到廠子里有主動縮減產量的做法,問題在于鋼材價格一路走低,而能夠拿到的訂單也相對少了。“效率上不來,鋼材也賣不了多少錢,廠子也難辦。”吳坤說。事實上在經濟下行、產業結構調整的經濟區間,面臨較大壓力的不僅僅是東北特鋼。鞍鋼股份最新公布的數據顯示,2015年公司實現營業收入527.59億元,同比下降28.75%,業績下滑的原因則是“外部環境惡化,導致業績大幅虧損:2015年鋼材市場價格大幅下降,而原材料價格降幅相對降低,導致有限的盈利空間進一步壓縮。”


與此同時,“世界500強”渤鋼集團因涉債高達1920億元,于今年3月進入債務重組階段。鋼鐵行業的“小伙伴”多家陷入窘境,凸顯鋼鐵行業的發展難題。


值得注意的是,從2007年以來,東北特鋼并未停止產能的擴張與生產線的升級改造,聯合資信評級報告顯示,截至去年六月,東北特鋼北滿基地、撫順基地、大連基地尚在進行中的投資規劃項目達六項,總投資額216.22億元。與此同時,截至2015年6月底,公司從國內各家銀行獲得的綜合授信額度185.60億元,尚未使用額度僅剩11.50億元。


違約后事

市場關心的是,面臨較大的債務壓力,東北特鋼違約之事究竟會怎樣收場。“債券風險其實每年都有,但是以前地方政府傾向于通過行政手段,或者非市場化的手段來化解這種債務風險。因為一方面是考慮地方形象影響,另一方面地方政府的財政收入增長比較快的情況下,往往就比較積極主動的干預這個事情。但是現在地方政府財政也是負增長的情況下,我們看到去年以來地方政府就比較傾向于市場化的方式來處理風險。”申萬宏源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師范為接受經濟觀察報采訪時指出。


去年10月,中國鋼鐵企業第一例債券違約“主角”中鋼股份在兌付危機中將其所持上市公司中鋼國際(000928)的股票為“10中鋼債”本息追加質押擔保,并將延期支付本期利息,以謀求更多相關方的支持,一位券商固收人士指出,東北特鋼或想重復中鋼的方式,“但是本身這種方式就是拖,并不是一個徹底解決的方式。如果要能通過這個解決,它早就解決了。”


平安證券固定收益部研究主管石磊指出,針對此類國企違約,一般很難清償處理,”并購重組式的方法都很困難。一般民企就比較簡單,之前幾個案例都是這樣的,所以一旦違約之后,反而是比較麻煩的事情。”


“對于(東北特鋼)后續的演化結果,債務最終否得到清償,就像雨潤一樣,到期時還了一部分,最終也將拖欠的部分還掉了,這在很大程度上取決于地方政府的協調能力。”一位評級機構工商企業評級總監說。


“當然,還要考慮企業自身的資產質量和經營能力。”上述評級總監補充道,針對違約事件或信用風險事件,地方政府一般都會去協調的,地方金融辦、主貸銀行、承銷商等,多數會努力想辦法,但是最終結果還是要看企業值不值得救。如果僅僅是流動性問題或者事件性因素,企業仍具有持續發展的可能性,那相關金融機構還是可能會投放資金的。如果違約企業確定難有存活下去的機會的話,一般就難以得到救助了。長期看,類似的違約事件造成的損失將更大程度上需要市場消化,而不是依賴政府協調解決,更不應該指望政府動用財力解決企業違約問題。企業違約之后是破產清算還是債務重整,最終只能由市場說了算。當然,這需要經歷一個時間過程。


民生證券固收分析師李昭函向經濟觀察報表示,從影響上來看,地方國有企業違約對市場的沖擊還是比較大的,就算我們預期的公司經營狀況不好,可能償債有危險,但是我們之前仍然會對地方國有企業有一定信仰的,這個事情(東北特鋼違約)發生以后,很多的過剩行業特別是煤炭和鋼鐵兩個行業的國有企業都會面臨這個問題。


李昭函認為,東北特鋼事件對此類公司的發行成本有一定影響,第一是體現在發行價格上,第二就是很多公司已經取消發行了,根本發不出來。另外,從投資的角度來講,機構投資者也會比以前變得更加謹慎。


值得注意的是,隨著債券市場違約事件頻繁出現,債券市場或迎來更為深刻的變化。“目前短期不會有影響,因為現在債券市場還是比較火爆。但中長期會受影響。中國的信用利差和美國比起來很窄,很窄的原因就是沒有違約。美國的國債1點幾2點幾,高息的能到10幾,信用利差很大。中國的利差很小,都2點幾、3點幾。2A現在都基本上都5以下了。所以,中國的信用利差不能完全反應不同發行主體之間的信用評級差異。但隨著違約的常態化之后,應該說信用逆差會逐漸的拉大,但是不是短期,因為短期市場還是屬于牛市。中長期來看,信用逆差一定會拉大,趨近于市場化的國家。”范為指出。





漫畫財經、神侃時事、歡迎關注更活潑的企業熱點,為您放送最幽默的經濟常識
企有此理
微信號:qyclnews


經濟進退、行業冷暖、牛企動靜、觀察者發言,關于財經你想知道的這都有!
中國企業報
微信號:zgqybnews


Copyright ? 成都鋼材價格聯盟@2017

三国全面战争防暴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