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全面战争防暴兵
成都鋼材價格聯盟

40億重債 東北特鋼這口黑鍋要韭菜來接盤?

第一財經資訊 2019-01-16 06:04:26

第一財經資訊

綜合債券圈 第一財經日報 新浪財經等


今年3月,東北特鋼董事長楊華在家上吊死亡。此后,東北特鋼發生了多起債務違約事件,并牽涉了國家開發銀行。最近,上周“13東特鋼PPN001”未能按期足額償付本息,東北特鋼再次成為新聞頭條!


7月19日,據彭博消息稱,不愿透露姓名知情人士稱,遼寧省政府正在游說中央政府,希望對東北特鋼的金融債務按照70%的比例轉為股權,剩下30%金融債務將保留。債轉股完成之后,原債權人可以通過東北特鋼整體上市或者資產注入上市公司撫順特鋼后,在資本市場退出。


知情人士稱,對經營性債務希望通過談判協商的形式,盡可能轉為股權。遼寧省省委常委擴大會議7月2日已經討論通過了上述東北特鋼重組脫困工作方案。這一方案尚未得到中央政府認可,或存在變數。遼寧省政府未立即回復彭博尋求置評的傳真。彭博致電東北特鋼集團,未獲接聽。


《也說說開姨與東特鋼的這場撕》


來源:債券圈


“第一次持有人會議,你們董事長沒有來,是因為他不在了;第二次你們董事長也沒來,是也死了嗎?”這是一個多月前,東北特鋼第二次持有人會議時,一位投資人對企業的質問。

?

時隔一個半月,投資人對于東北特鋼的耐心仿佛已經到達極限,“老賴”、“不作為”等詞匯時常出現于對它的點評中。


好了,故事的起因是,遼寧省國資委控股的東北特鋼竟然接二連三的違約,明明盈利的公司竟然不斷賴賬違約,這讓投資者忍無可忍。


在7月到期的13東特鋼再度違約后一周,東特鋼三期短融的主承國開行通知召開持有人會議,議案是:


一、《關于要求交易商協會全面暫停遼寧省企業發行債務融資工具并對東北特鋼公開譴責的議案

二、《關于提請證監會、銀監會、發改委暫停遼寧省政府及企業融資并倡議所有金融機構全面停止購買遼寧省政府及遼寧地區債券的議案

?


有意思的是,這份議案的內容是,譴責東北特鋼的同時,還倡議全面停止購買遼寧地區債券。這引發了軒然大波!
?

很快,晚間國開行又發布澄清公告,稱本身不具備提起議案的職權。

?

大家所不知道的是,中行主承的13東特鋼MTN1也將于本周四召開持有人會議,但持有人會議通知未得到最終確認。

?

在本月初,一份互聯網流傳的名為《省政府東北特鋼工作協調領導小組會議精神傳達提綱》的文章顯示,會議討論通過了東北特鋼重組脫困工作方案,其主要內容為債轉股


“對金融債務按70%比例轉為股權,30%保留,債轉股完成后,原債權人可通過東北特鋼整體上市或資產注入上市公司后在資本市場退出。”


債轉股,投資人避之不及的債轉股。而就在這之前一個月,東北特鋼還公告稱,承諾不進行債轉股。

?

打臉啪啪啪,好疼。


只是跟已經到期和即將到期的巨額債務比起來,臉似乎也不那么重要了。至此,東北,尤其遼寧,正式被資本拋棄。


“國開是澄清了,但是投資者會用腳投票,誰現在吃了熊心豹子膽還敢買東北的債?”一位投資者如是說。


關于債轉股,這個過剩行業的“續命仙丹”,究竟如何,看看下面的分析:

?

截至2015年底,中國鋼鐵行業負債規模達4.37萬億元,資產負債率66.70%。鋼鐵行業作為當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先行領域,目前處于冰凍期,鋼鐵企業面臨經營困難和產能過剩等多重困境,往往債臺高筑,在巨額債務面前,頻繁違約等問題進入集中爆發期。


去年10月,中鋼集團所發行的“10中鋼債”違約,引發債務危機,這家負債千億的央企不得不進行債務重組。詳細方案雖尚未公布,但因市場傳聞其半數債務將被“債轉股”而引發熱議。


冶金工業經濟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鄭玉春在接受東方早報記者采訪時說,鋼鐵行業如果搞“債轉股”,那與去產能政策就相違背,“產能過剩就必須要把不必要的出清,但這些企業往往是很困難的,債轉股對象往往就是這些企業,經營不下去了地方政府壓力很大,但如果企業都去搞債轉股不去搞去產能,那對行業健康沒有什么好處。”


5月9日,《人民日報》刊登的《開局首季問大勢——權威人士談當前中國經濟》一文明確表示:“堅定不移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保人不保企’,勇于處置‘僵尸企業’……對那些確實無法救的企業,該關閉的就堅決關閉,該破產的要依法破產,不要動輒搞‘債轉股’,不要搞‘拉郎配’式重組,那樣成本太高,自欺欺人,早晚是個大包袱。”


如果東北特鋼以“債轉股”方式重組債務,本質上就是將民間資本強制作為投資轉入股本,民間資本將不可避免地成為接盤俠。



“債轉股”之后,原本的國資比例將被稀釋,民間資本逐漸成為股東,但東北特鋼所面臨的經營困境并沒有改變,只不過這些困境將由已經成為股東的民間資本一起承擔。


編后語:

顯然,上述文章很可能是一個反對債轉股投資者的匿名信。因為一旦債權轉變為股份,那么原來買債的投資人很有可能血本無歸,看著自己的債權變為股份,然后很可能不會在自己的掌控中隨著企業命運,有可能一文不值。但如果是債權的話,那么即便企業清算破產,也能拿回一部分凈資產。所以,債轉股對于企業本身的利弊,可能還要綜合考慮,沒法聽一家之言。我們再來復盤一下,東北特鋼的故事。


《東北特鋼債務違約 國開行成“冤大頭”》


來源:第一財經日報


7月18日, 撫順特鋼(600399,SH)發布公告,其母公司東北特鋼已經收到遼寧證監局的《關于對東北特殊鋼集團有限責任公司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決定》。東北特鋼債務違約問題再度被引爆。


隨后有媒體報道稱有投資人提請主承國開行,要求交易商協會全面暫停遼寧省企業發債。很快,東北特鋼企業債主承銷商國開行在其官方網站發布澄清聲明:東北特鋼多只債券違約后,國開行作為主承銷商之一,將與其他主承銷商一道,嚴格按照監管部門有關要求,通過債券持有人會議等合規渠道,收集和整理債券持有人相關提案,及時反饋發行人并上報主管部門。


東北特鋼的實際控制人是遼寧省國資委,其直接持有東北特鋼46.13%的股權,又通過遼寧省國資經營公司間接持有22.68%的股權,共持有發行人68.81%的股權。此外,黑龍江省國資委和中國東方資產管理公司分別持有該公司14.52%和16.67%股份。

盈利的東北特鋼為何會違約


東北特鋼作為我國北方最大的特鋼企業,擁有特鋼產能500萬噸,號稱“特鋼航母”,其產品在軍工、航空等領域有較強的競爭力。從基本面來講,東北特鋼的利潤情況要好于市場上大部分鋼鐵企業。


東北特鋼主要上市平臺撫順特鋼(600399.SH)發布的2015年年報顯示,2015年東北特鋼利潤總額達到2.2億,較2014年增長30%,在全國鋼鐵企業中列位17名。這在2015年利潤總額虧損占比達到68.89%的鋼鐵行業中看起來十分亮眼。

但是盈利不代表不會違約,雖然出現盈利,可是東北特鋼的利息保障倍數一直處于較低水平,安全性較差。第一財經記者查閱公開年報統計發現,東北特鋼從2010年到2015年第三季度,利息保障倍數都僅為1.1左右,結合近5年來東北特鋼高達80%以上的負債率,且負債結構嚴重短期化,近5年來流動負債占到負債7成以上,一旦外部融資周轉受限違約不可避免,所以東北特鋼連續出現違約也是情理之中。


而債務評級跟蹤機制欠缺也是造成東北特鋼債務違約效應擴大的原因之一。從2012年起到2015年,聯合資信給東北特鋼的主體評級一直是AA,雖然評級展望維持負面,但是直到今年3月份東北特鋼違約后,才突然高空跳傘降到C。


此外股權結構松散,缺乏一致行動人也制約著東北特鋼債務問題的解決。東北特鋼第一大股東和實際控制人為遼寧國資委,其余股東為東方資產和黑龍江國資委,股權結構松散,國資委能力和動力均存疑。招商證券研究報告認為,東北特鋼受遼寧省國資委的直接管理,作為北方最大的特鋼企業,仍然出現短融兌付困難的情況,足以證明企業背后問題的復雜。且從其23億其他應收款來看,公司資金有11.6億被遼寧省國有資產經營公司占用(其中6.61億元應付投資款項從2012年拖欠至今),也從側面反映出省國資委面臨的約束。省國資委協調解決流動性危機的能力也有不確定性。


在去產能、經濟下行等大背景下,地方政府兜底意愿本就非常低,更何況出現遼寧和黑龍江兩地國資委之間的利益博弈,地方政府就是想兜底也多半是有心無力。東北特鋼連續債務違約表明省國資委在協調解決流動性危機的能力可能有所欠缺,結合渤海鋼鐵事件的情況來看,低等級地方國企的風險可能會逐步暴露,地方政府的支持力度是否真的能夠讓鋼企迎來轉機尚不得而知。


違約風險誰買單


而針對違約風險持續發酵的前因后果,有業內人士向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東北特鋼這波違約的暴露是對去年的集中清算。去年噸鋼虧300元-500元,鋼廠卻照樣生產,因此這些債出現違約在去年七八月份就已經為業內所預期。該業內人士進一步表示,承銷商對于這些企業債的情況是很了解的。


對于企業債來說,承銷商愿意發,投資人也愿意買,只不過從2014年9月底放開鋼廠企業債再融資,就已經想好了如何把風險轉嫁給市場了。公開資料顯示,中鐵物資和東北特鋼在停牌或違約發生前的幾個月還仍在承銷商的幫助下在市場上發債。東北特鋼去年底發行了10億元90天超短融,這筆債券已違約,主承銷商是渤海銀行。


某券商研究員也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國開行此次尷尬地成為了“冤大頭”被推上風口浪尖。而其他承銷商已經收取了承銷費,只要過程中沒有造假就沒有他們的責任。


中國鋼鐵企業高杠桿的風險為人所共知,惠譽曾多次提醒高杠桿對中國鋼鐵行業構成重大挑戰,而高杠桿也使得鋼鐵企業債務融資一旦出現問題,將嚴重影響發債人向投資者的兌付能力,不僅金融機構或存戶將蒙受損失,整個金融體系的穩定性也將受影響。目前,國內已經進入了企業債到期兌付高峰期,相關資料顯示,到2016年年底恐將達到4.12萬億的企業債務規模。如果企業債違約規模大幅擴大,就可能讓超過百家金融機構深陷這波企業債務風暴當中,更使多家銀行面臨債權到期無法收回的巨大風險。


信用評級機構穆迪曾再次提醒市場,要警惕中國的企業債問題和潛在風險。穆迪的報告稱,與2015年底相比,今年第一季度末被列為信用評級“負面展望偏向”的中國發債人數量增加了3倍。



Copyright ? 成都鋼材價格聯盟@2017

三国全面战争防暴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