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全面战争防暴兵
成都鋼材價格聯盟

毛振華狠批債券承銷商:最貪婪、最能制造風險

棱鏡 2019-09-04 11:31:36
點擊屏幕上方藍字↑↑關注騰訊財經《棱鏡》,帶您解密財經,透視真相。

導讀?
棱鏡
在亞布力夏季論壇上,中誠信集團創始人、中誠信國際首席經濟學家毛振華接受騰訊財經專訪時,批評了中國債券市場中的承銷機構。他認為債券承銷機構本該是風險的防范者,但目前卻是中國金融機構當中最貪婪的、最缺乏約束的、最缺乏監管的、制造風險最大的一個群體。

注意:現在公眾號有置頂功能了,大家把微信更新到最新版本,點開“棱鏡”公眾號,點“置頂公眾號”鍵,就可以將我們置頂了。這樣,您就可以第一時間發現我們。



文/張慶寧

8月25日,亞布力中國企業家論壇2016年夏季高峰會在西安市開幕,中誠信集團創始人、中誠信國際首席經濟學家毛振華接受騰訊財經專訪時,對中國債券市場中的承銷機構進行了批評,他認為債券承銷機構本該是風險的防范者,但目前卻是中國金融機構當中最貪婪的、最缺乏約束的、最缺乏監管的、制造風險最大的一個群體。

騰訊財經:東北特鋼債券連續違約債券對市場造成很大震動,對區域債券市場同樣影響不小。

毛振華:中國債權市場這幾年發展比較快,其中很大的一部分債券是由國有企業發行。國有企業為什么發債快、發債多?因為大家認為國有企業還是有一種國家主權和信用的延伸,所以在這種背景下國有企業的發債發得比較好,也比較好賣。

從去年開始,一些國有企業不還債了,央企的子公司和地方國企開始出現一些問題,當然都是產能過剩企業。這印證了我們當年對債券市場的看法,國家主權的延伸是怎么樣的,國家的救助機制又是怎么樣的?肯定有一天是需要檢驗的,現在檢驗的時候到了。比如,中國鐵物的債券最終還是兌付了,我們也關注到國資委在其間起到了推動作用。

我覺得國資委推動中國鐵物兌付是正確的,必須防止系統性蔓延。因為債券市場的核心是滾動發行,債券市場危機不是發債多或少的危機,而是它還能不能還債引發的危機。所以說,這就要看我們怎么應對這個債務違約。換句話說,如果只按企業情況來發債,不考慮國家主權對它們的信用保障,那現在中國大量的國有企業都要處于違約的狀態。這樣以來,新的債券發不出去,老的債券就還不了,那就是人為地制造了一場系統性的金融危機。

回到東北,那邊的企業情況一直不太樂觀,特別是2008年以來又加大了投資力度,而且投資大多是通過借債完成的,這其實是進一步地害了當地企業。在東北特鋼發債時,市場默認他們發債時也有地方政府的信用延伸,但出現風險時這種信用又沒有保證,那么市場肯定會對這一區域進行反應或者說懲罰。這種懲罰是可以預期的。

騰訊財經:地方政府需要延伸信用,同時也造成國企債券剛性兌付無法打破,這種悖論該如何應對?

毛振華:作為評級公司來說,我們希望打破剛性兌付,這樣才能真正反映企業的信用狀況。但從短期來看,由于一系列債券違約發生在經濟下行期,發生在大片大片的企業都在依靠自身能力還債的困難時期,一定時期內還可能引發系統的風險。這種風險還是要非常慎重地處理。所以政府也好,企業也好,社會也好,都要非常慎重地處理這個問題。

騰訊財經:這輪債券危機當中,集中出現在國企和產能過剩行業。接下來該怎么辦?

毛振華:首先從對產業的預期來看,國有企業的困難局面還將延續。這種困難局面一個是產能過剩,另外一個是高負債帶來的包袱。高負債是造成現在國有企業困難的原因之一,而體制機制落后等問題如果不被革除,這些國企還將面臨進一步的困難。就單個企業而言,如果不加強政府信用的延伸的話,也將面臨更加困難的局面。

這最終取決于政府應對的措施,全管、部分管、不管都是選擇,每個選擇都會影響未來市場的走勢。長期來看,應該逐步破除國有企業的信用延伸,具體解決辦法或者以地方政府真正的信用擔保為基礎來解決債權市場的問題,或者就是徹底破除信用擔保。這樣可能會對中國的評級工作產生積極作用,給出一個更準確的價格信號。

騰訊財經:作為評級機構,更合理的評價體系應該是由哪些要素組成?

振華:兩個核心,一個是主體評級,一個是支持評級,前者是企業自身條件,后者是支撐企業的體系,哪一個高就用哪一個,所以過去國有企業大部分是支持評級,比如國有銀行不管好壞都給3A級,因為對它們的支持評級都能達到國家信用等級。這樣來講的話,未來評級體系的核心就是要看支持評級里面判斷的準確度。

騰訊財經:要么地方政府就給企業出擔保函,要么就徹底撇開關系。

毛振華:未來真要是這樣,應該是合理的,但這個事情看起來也不是那么容易。現在都在講市場化,但國有企業不說市場化,還講我是國企,我是國家的,市場對此也是默認的。可等到該還債的時候,這種默認該變成一個公開透明的法律條文還是徹底破除,這是未來債券市場的發展重點之一,需要市場共同的努力。

承銷機構更應該是未來債券市場的改革重點。金融風險產生的核心是由于金融從業人員貪婪造成的,債券從業機構在目前是中國金融機構當中最貪婪的、最缺乏約束的、最缺乏監管的、制造風險最大的一個群體。他們為了拿到自己的獎金,幫企業隱瞞真實情況,壓制評級公司,他們在這個債券市場中制造著泡沫。他們本應該是風險的防范者,現在卻是風險的制造者,風險的來源之一。

騰訊財經:那你有什么建議嗎?

毛振華:應該引入銀行信貸的終身負責任制對待這些債券承銷人員,對他們實施終身追責。或者,必須等到債券兌付了,才能讓他們拿到獎金。

騰訊財經:除了對承銷機構加強監管之后,中國債券市場的改革重點還有哪些?

毛振華:監管。首先是監管分裂,一個債券市場好幾個部門在管,結果誰都不負責任。最終應該統一監管債券市場,監管債券市場里的服務機構,這樣才能真正有效地防止風險,發現風險,處置風險。

如果您對騰訊財經《棱鏡》感興趣,長按下圖,選擇“識別圖中二維碼”關注我們。


| 大事件 | 大人物 | 大趨勢 |

《棱鏡》產品矩陣

金融兼管局 | 娛錢術| 玩轉大消費| 資本論

有趣、有料、有內涵


合作or新聞線索提供,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成都鋼材價格聯盟@2017

三国全面战争防暴兵